传明星公募基金经理年终奖7000万,你以为很高?私募笑了

近期有自媒体发文称,明星基金经理、诺安成长混合基金的基金经理蔡嵩松年终奖预计超过7000万元。马上就要过春节了,大家都在盘算年终奖呢,因疫情因素,今年行情大多不太理想。但基金业绩太好,基金经理的年终奖

近期有自媒体发文称,明星基金经理、诺安成长混合基金的基金经理蔡嵩松年终奖预计超过7000万元。

马上就要过春节了,大家都在盘算年终奖呢,因疫情因素,今年行情大多不太理想。但基金业绩太好,基金经理的年终奖肯定要创新高,不过7000万还是太吓人了,这个数字一时间把打工人的心都扎透了,纷纷感叹“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”。

好在诺安基金很快公开回应:真没那么高。至于年终奖到底多少?保密!其实公募的年终奖并不算什么,被大家忽视的私募笑而不语。要不,怎么会有那么多基金经理“公奔私”?

年终奖7000万不靠谱,但上千万挺靠谱

红星资本局注意到,所谓蔡嵩松年终奖7000万的说法,主要来自一种“合理分析”:管理基金规模达300多亿元,以每年管理费1.5%计算,那么2020年管理费将高达4.5亿元。蔡嵩松作为明星基金经理,大约可分成管理费的15%,以此计算,就是大约7000万元。

这种“合理分析”其实并不靠谱。如果真能如此分成,另一位管理基金规模更大的“千亿基金经理”张坤还不得分成几个亿?

2月3日,诺安基金相关人士向红星资本局否认了“7000万年终奖”的说法,并表示“不属实,太夸张,怎么可能有那么高?”那么到底会发多少年终奖?该人士表示,公司实行“密薪制”,薪酬都是保密的,不会公开,相互间也不打探。

诺安基金品牌部则表示,关注到有自媒体对于“蔡嵩松年终奖近7000万”的报道严重失实,对于不实报道,我司将保留诉诸法律的权利。

那么基金经理赚钱能力到底如何?红星资本局从业内人士了解到,公募基金的基金经理,收入是与业绩挂钩的,包括收取管理费和超额收益分成。其中,基金经理一般是根据业绩提成计算年终奖,但也有封顶上限。

一份机构统计数据显示,在管理规模前十的基金公司中,从业年限超过8年的高级基金经理的平均年薪是246万元,从业年限低于5年的基金经理平均年薪为132万元。管理规模前十的基金公司中,年薪处于前1/10的基金经理平均薪资为343万元,其中的“老司机”能拿到超过479万元的薪资。

虽然基金经理薪酬私密性很强,外界很难去猜测,但法院的判决书比较有说服力。2019年一份劳务纠纷的判决书中透露,规模不大的长信基金的一位基金经理索要的2016年的年终奖为739万元。

普通基金公司尚且如此,那些头部基金公司的明星基金经理年终奖可想而知,数倍于此没有悬念,突破千万自然也很正常。此外,不少优秀基金经理本身还是股东,实现“财富自由”无疑也是很简单的事。

私募基金经理年终奖才更高

相比之下,私募基金的奖励机制要灵活得多,甚至远超公募基金。有私募人士直言:“如果公募基金真有7000万年终奖那么高,就不会有那么多基金经理‘公奔私’了。”

该私募人士告诉红星资本局,其实真正的高薪还是在私募,机制也更灵活。现在百亿级私募那么多,管理费也比公募更高,获得千万级甚至更高的薪酬也属正常。而且,私募基金为招揽人才,也会给出比公募更有吸引力的薪酬,特别是参与分成诱惑力更大。

一直以来,公募基金主要以管理费、申赎费用为主要收入,但私募则以为客户创造的绝对超额收益分成为主。在巨额分成回报的动力下,一波又一波优秀的公募基金经理“奔私”而去,包括曾经的公募大佬王亚伟、邱国鹭、林鹏等人最终都奔向了私募,这一现象本身就很说明问题。

同时,比起公募,私募在配置结构、调仓方面,限制更少,且更具灵活性,因此业绩表现往往更惊人。在2020年的牛市赚钱效应下,优秀私募的投资业绩带来了超高的回报。以一家管理规模百亿级私募计,去年收益翻倍,为客户赚取了100多亿元的投资收益,而该私募核心团队还不到10人,即使按最保守的超额收益分成,“理论上”将分享逾20亿的巨额分成。

这种“理论上”的数据可谓惊人,但考虑到私募机制灵活,真实收入差异会比较大。比如按照净值新高后分成,分成多少?何时分成?这都要看如何约定。还有的可能还有渠道合作方的返还等,这导致实际提成远低于“理论上”的那么高。

此外,无论公募基金还是私募基金,如今大多实行了“薪酬递延”制度,避免短期激励和过度激励,同时也为平抑市场低迷时的成本。上述私募人士反问:“如果不采取薪酬递延制度,当市场行情低迷时,可能会难以覆盖成本,私募是不是就干脆散伙算了?”

明星基金经理曾引发质疑

值得一提的是,明星基金经理蔡嵩松管理的诺安成长混合基金,算得上一只神奇的基金,其规模2019年6月底才10.7亿元,但如今净值已超300亿元。

红星资本局查阅诺安成长混合基金2020年第四季度报告发现,四季度该基金实现利润28.34亿元,截至四季度基金资产净值达到了327.76亿元。股票资产占比90.55%,其中前十大重仓股的持仓比例为84.08%,分别为韦尔股份(603501.SH)、北方华创(002371.SZ)、中芯国际(688981.SH)、三安光电(600703.SH)、兆易创新(603986.SH)、卓胜微(300782.SH)、长电科技(600584.SH)、中微公司(688012.SH)、圣邦股份(300661.SZ)、沪硅产业(688126.SH)。

分析其持仓看,蔡嵩松主要押注我国半导体产业链,受益于国家支持和行业高景气度,近年不乏暴涨数倍的大牛股。不过,其全仓半导体的行为,也一度引发质疑,这样真的好吗?

在四季报中,蔡嵩松仍然坚持看好半导体产业链,他表示,展望未来,半导体行业必须要开展全面自主化进程,这也是实现追赶和反超的必经之路。目前,整个行业在供需错配的背景下,晶圆代工产能紧缺引发的涨价潮,已经蔓延至上下游产业链,继续看好未来半导体行情。

另一位网红基金经理张坤同样引发过质疑,主要是其投资风格优中选优、集中持仓、长期持有,“把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”,曾经引发了很多吐槽。易方达基金张坤可谓如雷贯耳,投资者送其昵称“坤坤”。“全世界最好的坤坤,不是蔡徐坤,而是张坤。”这个“坤坤”不花钱还替你赚钱,“坤坤不老,蓝筹到老”也因此成了网上刷屏的段子。

张坤从2012年成为基金经理,在其八年的基金经理生涯中,复合年化回报高达19.55%,而巴菲特的年化回报率在21%左右。放眼国内1500多位基金经理中,张坤排名前25位。

张坤还是第一位“千亿基金经理”,无论是管理规模还是收益,都长期稳居行业前茅。目前张坤在管主动权益类基金总规模高达1255亿元,登顶“公募一哥”宝座。

如今张坤管理着五只基金,分别是易方达蓝筹精选混合,规模高达677亿元;易方达中小盘混合,规模为401亿元;易方达优质企业三年持有期混合,规模为108亿元。此外还有易方达新丝路灵活配置混合、易方达亚洲精选股票等,规模稍小。

张坤的前十重仓股集中度极高,换手率极低。其持股中最出名的就是茅台,从2013年开始重仓持有,当时茅台股价才80多元,如今茅台股价已经超过了2100元。除了茅台,五粮液也拿了五年以上至今仍不放手。

此外,华夏基金经理张弘弢管理也超过1100亿元,成为第二位“千亿基金经理”。兴业全球谢治宇、广发基金刘格菘等管理规模也接近1000亿元。管理规模超过500亿的基金经理还有20多位。

红星新闻记者 李伟铭